2013年12月29日

乡音

Filed under: 随记 — cmpan @ 2013-12-29 16:51:26

今天在优酷看史蒂夫·汉森在一席演讲的视频《289段乡音》,觉得他们做的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,也录了一段传到乡音苑。我们母语是壮话,跟普通话完全不沾边,又没学过壮语文字,对着汉语文字翻译成壮话是个艰难的过程。


我出生在广西忻城县红渡镇雷洞村。
在村里上小学时,日常生活都是讲壮话,上课念普通话,用壮话讲解。
96年开始到县里上初中和高中,日常生活大概80%的时间讲壮话,20%讲桂柳话(桂林柳州一带的官话),上课用普通话,少部分老师还用桂柳话讲课念书。

(PS:从我的成长过程中使用壮话的比例来看,你可以想象我的普通话有多差,直到上大学后我才努力去纠正我的普通话的发音。)

这一段话录音
上初中的时候,我们能够依同学说话的口音,知道他来自哪个乡镇。我们县有13个乡镇,几乎每个乡镇都有一些特殊的乡音。红水河以南4个乡镇讲的壮话口音差别很少,红渡和遂意讲的话口音基本没有差别,但是从口音里我们还是能区分出来自古蓬、北更还是红渡或遂意。红水河以北的宁江、新圩、马泗、思练、安东几个乡镇基本都能从一些比较特殊的口音里识别出来。还有几个乡镇大部分的人讲桂柳话,会讲壮话的人没有多少。

我小的时候,日常都讲壮话。而我上初中的时候,学前小孩日常跟大人大多用桂柳话沟通,我上大学以后,村里学前小孩跟大人都用普通话说话沟通。因为身边大人都壮话,所以这些在村里长大的小孩都还会说壮话,但很多词语都直接用桂柳话或普通话代替了,有很多词语从我们这一代已经流失了很多了,00后们不会用母语说的词语就更多了。而且现在村里的小孩从幼儿园开始就到镇上上学了,在学校基本都是讲普通话,母语的流失必将会越来越多。

有人可能觉得,小孩说普通话,更容易融入快速发展的社会中,这确实没错。但是民族方言也是一种值得保护的文化。这个世界现在在疯狂的变化,很多壮族人已经一句壮语都不会说了,要等到哪天成文化遗产了了再来挽救,那就是民族的悲哀了。连自己的语言都可以忘掉,还有什么可以守护。

Views – 2758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2009 流水孟春 版权所有
Web技术,LAMP,Nginx,Web2.0,前端技术
Powered by WordPress & UI Designed by 流水孟春